传统文化综合实践课程设计·三国两晋南北朝(三国两级南北朝绘画)
  • 研究内容
  • 主阅读区
  • 辅助阅读
  • 视频资料
  • 图片资料
  • 教案
  • 示范课
  • 主题创新

研究主题·三国两级南北朝绘画

课文:

六朝是我国绘画艺术的初步成熟阶段。人物画已达到成熟,并涌现出一批各具风范的名家。如东晋的顾恺之、刘宋的陆探微、南齐的张僧繇、北齐的杨子华和曹仲达等。

题材范围有所扩大,除服务政教和宣扬佛教的内容外,还有流行与文艺佳篇相配合的故事画、描绘现实生活的风格画等。表现能力有较大提高,由简略变为精微,造型准确,注意传神,甚至六法备赅。风格也趋多样,名家各具个人特色,如唐·张怀瓘评:“象人之美,张(僧繇)得其肉,陆(陆微)得其骨,顾(恺之)得其神。他将中国哲学上引人争论的形、神这一对范畴运用到绘画的理论和创作上,主张绘画要做到传神,要表现神气,使中国绘画从此出现了高层次的美学追求。中国书画的基础理论,也在这一时期确立形成,诸如“六法”、“九品”、“笔阵”、“书韵”、“神采”、“风骨”、“体性”、“悦情”等等。


被后人称为疏体的张僧繇所创造的“笔才一二,象已应焉”、“笔不周而意周”的另一种笔致,成为各极其趣的鲜明对比。北齐曹仲达画佛像,其体稠叠而衣服紧窄贴体,被后人称之为“曹衣出水”,也于此时异军突起,对后世中国画皆具有深远的历史影响。随着佛教美术的不断传入,对于来自印度、犍陀罗和中亚其他各国的外国绘画技法也曾加以不同程度的吸收。如张僧繇采用天竺遗法在建康乘寺门上画出有凹凸感的花朵,因而轰动一时,足以说明这一点;敦煌莫高窟所留下的大量北朝壁画,其吸收外来画法之处,至今犹令人们历历可考。在山水画方面,出于发挥山水画审美功能的需要,王微有针对性地强调山水画艺术必须严格地区别于图经,必须讲求“容势”,而不应与图绘那种“案城域,辨方州,标镇阜,划浸流”的用途相混淆。宗炳为了更好地表现山水的“自然之势”,做到能使像□、阆、嵩、华那样高大的山形“可得之于一图”,“不以制小而累其大”,他将朴素的透视学原理应用于山水画法。


主题:六朝绘画

课题承担人:

研究结论:

1.简述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绘画特点

2.简述人物画的特点

3.简述山水画的发展

4.六朝画作欣赏

5.介绍自己最喜欢的画作,并说一说什么吸引了你


主题设计思路

核心思想:

“三国两晋南北朝绘画”是中国传统文化综合实践课程中“中国历史——三国两晋南北朝”主题中的一个子主题。这一子主题以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的画家及代表作品核心,通过了解人物画、山水画等主要绘画类别的特色,“六朝三杰”及其代表作品,“透视原理”等相关绘画技法,以及逐渐成熟的绘画理论的发展,如顾恺的《论画》、宗炳的《画山水序》画论,从正整体上把握三国两晋南北朝绘画的发展脉络,突出中国绘画史中的传承与创新。提升学生对中国画的热爱与鉴赏力。整体课程注重对传统文化的创新性传承和现实意义,将经典、故事、视频、故事剧等结合到研究性学习过程中,开拓学生的视野、提高学生综合能力,提升学生对传统文化的兴趣,培养学生的民族认同感、民族自豪感和民族自信心。

课程目标:

通过讲故事、看视频、学经典、绘画、作品鉴赏等对“三国两晋南北朝绘画”这一主题开展研究性学习,达到以下目标:

1、让学生了解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绘画风格、杰出人物及绘画成就。

2、提升学生对传统文化和中国历史的认知和兴趣,培养少年儿童的民族认同感;

3、培养学生唯物辩证的历史观,助力少年儿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养;

4、通过学习历史帮助学生提高自身素质、培养精神品质。

5、通过研究性学习的过程提高学生资料搜集、整理、分析的能力;

6、在分工协作的研究过程中提高沟通、表达、相互配合的能力;

7、在研究性学习的结果呈现中,提高学生的创造力、自信力。

课程特色:

利用研究性课程理论、综合实践课程理论、合作性学习课程理论,创新课程体系,鼓励学生自主性、探究性、体验式学习中国历史。

成果呈现:课程研究性课程成果呈现,可以从以下几种形式选择:历史剧、故事剧、绘画、相关经典诵读或吟诵、名人故事和微电影等。


主题引导思想

通过对“六朝绘画”这一主题的研究性学习,了解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绘画史上的杰出人物、代表作品、以及整体的绘画成就。从画论的兴起与成熟认识到绘画作为一种传统文化的传承,其思想性日臻完善。从此时期的作品了解中国绘画的思想发展与传承,从中国绘画追求的是“笔才一二,象已应焉”的神韵,体会中国绘画的内在蕴意。 从“曹衣出水”“吴带当风”中体会中国画所追求的目标与境界。虽然魏晋南北朝的历史背景纷乱复杂,但也给艺术创造提供了舞台。“神”、“骨”、“气”、“韵”,这些出于对天、地、人、物的认识,在魏晋南北朝是特别寄托于人品和人生的特征。在这个时代,美学渗入了书画的发展,绘画也被加上了文化作用。魏晋时代的艺美术可以说是前汉和后唐这两个时代艺术的总结和开拓,是艺术的发展转折点,也是中国美术史的关节点。


魏晋南北朝绘画史发展的概要:

第一

出现艺术的自觉。这个现象并不限于绘画,也可见于当时的文学活动。汉代的文艺重视实用性,为表达思想或概念的工具,而这时期开始强调情感的价值,文艺活动本身被视为目的。

第二

士人画家的出现。一大批出身于士大夫阶层、专志于绘画,并取得杰出成就的有名画家,据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记载,人数达百人以上,他们地位显赫、画艺精湛、声誉卓著。书法与绘画成为士族文化生活的重要部分。

第三

观者的出现。这时候的画家开始注重观者的心理活动,伴随着这个现象的是书画收藏活动。这个现象对于中国绘画史的发展至关重要。当然,汉代也一定有观者存在,这也正是戒教化所预期设定的对象。但是,汉代对于观者的心理活动缺乏意识,在绘画的作过程中也不会考虑到观者的审美因素。然而在魏晋时期,观者的品评成为画家必须考量的重要因素。

第四

画论文字的出现。例如南齐谢赫的《古画品录》、陈姚最《续画品》。谢赫的《古画品录》中的六法,成为后来画史中绘画批评的基本法则。 第五

线描能力的发展。在南北朝晚期,开始出现针对不同主题采取不同描绘方式的现象。比如,高古游丝描,亦称“春蚕吐丝描”。

第六

山水画的出现。虽然并未留下当时确切的山水画作,但是由顾恺之《画云台山记》与宗炳《画山水序》可以略知大概。这与当时的山水文学以及隐逸思想有很深的关系。

第七

宗教人物画的出现。当时绘寺院壁画为新兴的绘画活动,顾恺之与瓦棺寺、戴逵造无量寿佛木像、张僧繇与一乘寺的关系均为类似的实例,在那一时期,寺院成为新的艺术活动中心。


人物画

魏晋时期绘画的主流仍沿着两汉时期强调绘画的“鉴戒”作用,三国时曹植认为:“是知存乎鉴戒者,图画也”(《历代名画记》);何晏说:“图像古昔,以当箴规”(《景福殿赋》)。齐梁时谢赫主张“图绘者,莫不明劝戒,着升沉”(《画品》)。这些关于绘画社会功能的论断,与东汉时“图像之设,以昭劝戒”,“图像百城,以励风俗”(均见《后汉书》)的主张完全一脉相承。当时的壁画和卷轴画,以古圣先贤、忠臣烈女为题材者不胜枚举。此外像《列女图》、《孝经图》、《孔子十弟子图》之类,一直是当时极其流行的题材。

另一方面,当时佛教在北方和南方都很盛行,得到了一批统治者的大力支持和提倡,佛教充分发挥“为形象以教人”的作用,石窟壁画等佛教绘画盛行。道教绘画虽不如佛教绘画兴盛,但其地位也不容忽视。从姚最《续画品》有“画有六法,真仙(即道像)为难”之说,和这一时期道教题材的绘画作品《神仙画》、《黄帝升仙图》、《安期先生图》、梁元帝萧绎《芙蓉湖醮鼎图》之类作品来看,可知当时道像画已成为一个独立的画科。

随着这一时期文人士大夫们对精神生活愈来愈高的追求和各个文化种类之间的互相影响,绘画题材种类在原有的基础上日益扩大,并开始向分科发展。人物画方面,出现了后人所谓的“晋尚故实”的情况。故实画,除了描写“鉴戒”作用的两汉以来的传统题材外,还有的取材于文学作品,如卫协画《诗·北风图》,顾恺之画《木雁图》、《洛神赋图》,史道硕画《酒德颂图》,戴逵画《南都赋图》等。


顾恺之

顾恺之(348年— 409年),字长康,小字虎头,汉族,晋陵无锡人(今江苏省无锡市)。杰出画家、绘画理论家、诗人。顾恺之博学多才,擅诗赋、书法,尤善绘画。精于人像、佛像、禽兽、山水等,时人称之为三绝:画绝、文绝和痴绝。谢安深重之,以为苍生以来未之有。顾恺之与曹不兴、陆探微、张僧繇合称“六朝四大家”。顾恺之,与张僧繇,陆探微并称为六朝三杰。顾恺之作画,意在传神,其“迁想妙得” “以形写神”等论点,为中国传统绘画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画人物主张传神,重视点睛,认为“传神写照,正在阿堵(指眼睛)中”。注意描绘生理细节,表现人物神情,也善于利用环境描绘来表现人物的志趣风度。擅长诗赋、书法,尤其精通绘画。画作《女史箴图》《洛神赋图》《列女仁智图》《斫琴图》等堪称珍品。在绘画理论方面,顾恺之也提出了“传神写照”“以形写神”“迁想妙得”等观点,重视体验观察,主张通过绘画表现人物的内在精神状态,在形似的基础上以形写神。今存有《魏晋胜流画赞》、《论画》、《画云台山记》3篇画论。


《洛神赋图》

《洛神赋图》被认为是第一幅改编自文学作品的画作。

顾恺之把那位似去似来,飘忽无定、在水面上凌波微步的洛神描绘得非常娴雅而传情;通过处于惊疑、恍惚中的曹植,在洛水之滨与洛神遥遥相对、留恋徘徊可望而不可即的样子,传达出无限惆怅的情意和哀伤情调。清风微拂,河水泛流,从衣袖襟带到山水衬景,莫不生动谐调。其他如惊鸿游龙、云霞映月,奇禽异兽,车船马驾,结合想像与现实,将神人世界融成一片,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和诗意气氛。图中山石树木的描绘,还处于单线勾勒、排列均匀、比例欠缺的不成熟阶段,反映出魏晋山水画的一般面貌。

曹植的《洛神赋》配上顾恺之的《洛神赋图》,美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山水画

魏晋时期,一些士大夫不满时政,避隐山林,尤其晋室南渡后,江南秀美的山水激发人们对自然美鉴赏力的提高,于是披奇揽胜成为士大夫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画家也开始模山范水,戴逵、顾恺之等均作过山水画。但山水画真正脱离人物背景而独立成科,则从南朝刘宋时期始,宗炳(375年-433年)就是当时的专业山水画家。在南朝刘宋之际,与诗歌中的山水诗相互伴随,出现了以王微、宗炳为代表所创作的山水画。山水画不再仅仅作为人物画的背景,而已成为一个独立的画科,借 “山水之好”,以“畅神”。后继者如梁代萧贲,也是抱着“学不为人,自娱而已”的态度,因此山水画一开始出现,便已显示出它具有不同于其他画科的特殊地位。在刘宋时一种专以蝉雀为题材的绘画也颇为流行,这显然是取义于中国古代“螳螂捕蝉,岂知黄雀在后”的寓言,使中国花鸟画摆脱自古以博物多识为目的的《本草图》、《尔雅图》式的说明性,而被赋予某种寓意性。


南北朝山水表现的特征:1、尚奇石,多透空表现,未重视山石质感的描写。2、相对于人物有白描,山水以设色为主。3、树木表现的杂度高于山水。4、比例上人大于山。5、具有表现远方的空间意识,虽然实际画风并不具有说服力。6、山水为神仙或理想世界,具有强烈的理想性格。这个特征与汉代的仙山表现一脉相承。


宗炳

宗炳(公元375年-公元443年)字少文,南阳郡涅阳(今河南镇平)人,南朝宋画家。家居江陵(今属湖北)。士族。擅长书法、绘画和弹琴。信仰佛教,曾参加“白莲社”,作有《明佛论》。漫游山川,西涉荆巫,南登衡岳。曾将游历所见景物,绘于居室之壁,自称:“澄怀观道,卧以游之”。著有《画山水序》,是世界上最早的山水画论。内中云:“竖划三寸,当千仞之高;横墨数尺,体百里之迥,”论述了远近法中形体透视的基本原理和验证方法,比意大利画家勃吕奈莱斯克(Pmilippe Brunlles co,1377一1446年)创立的远近法约早一千年。这部画论主张画家创作应“以形写形,以色貌色”,同时还阐述了"以小观大"、"神托于形"等观点,并主张“神畅”之说,强调山水画创作是画家借助自然形象,以抒写意境的一个过程,使中国画“以形写神”的理论,又前进了一步。所谓“神畅”,万趣融其神思……畅神而已。也就是说,观赏山水,引起无限的情思,目的只不过是让精神愉悦罢了。“畅神”是宗炳山水画的最高追求。他认为“万趣”与神志融合之后,才会物我一体,使自己精神舒畅,并显现出“道”来。他这种“畅神”与陶潜《饮酒》诗中的得意“忘言”、谢灵运《游名山志》中的“意得”有相通之处。

宗炳在《画山水序》中提出画山水以“澄怀观道”、“畅神怡身”为宗旨,即通过对天地自然的描绘和欣赏,来领悟老庄超脱无争之道,抒发精神追求,怡娱身心。这样也将儒家“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与道家“游心物外”思想合而为一。他的看法奠定了日后山水画向“虚”、“静”、“无争”、“游目骋怀”的方向发展。这样的思想亦契合当时的主流思潮。


视频资料
教案
示范课
  • 综合实践课设计